当前位置:主页 > 客户反馈 > 正文

吉拉德其人其事

2021-11-24 

  这两名独立议员的决定表明,澳大利亚工党目前在众议院的席位达到76个,以微弱优势超过反对党联盟的74席,符合宪法要求组建下一届少数派政府的要求。

  6 月24日,澳大利亚政坛突发大“地震”——资源超级利润税在大选年撼动了澳大利亚政坛,工党支持率下滑而陷于分裂,为保执政地位易魁,总理陆克文闪电般辞职,现年48岁的副总理朱莉娅-吉德就任澳大利亚第27任总理。澳大利亚联邦政治史上出现了首位女总理。但不久她就宣布举行大选。如今,澳大利亚工党在本届马拉松式的大选中艰难赢得微弱多数,吉拉德作为工党领袖即将组建新一届政府。

  朱莉娅-吉拉德身材高挑,一头红发,外表温婉和蔼,实则在政坛打拼多年,早在陆克文担任反对党领袖时,就是副领袖。多年一直是工党干练的二把手。

  她有句名言:“政治从不适合胆怯柔弱的人,而我认为自己是个性格坚韧的人。”由于她出名的强势,有媒体称她有点“像撒切尔夫人”,是位能干的“铁娘子”。吉拉德作为女人却是出了名的冷静沉着,从不发火。在陆克文内阁,吉拉德有“明星”之誉。就连陆克文本人也赞口不绝,夸她是一位“极妙的副总理,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位极妙的总理”。现在,这一天到来了。

  吉拉德两年多前作为陆克文的竞选搭档、工党副领袖被任命为副总理兼“教育、就业和劳工关系部”部长。这位时仅46岁的女性就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首位女性副总理,而且她管理的超级部门合并了前政府三个部门,包括劳资关系、就业和教育的职能。此前霍华德政府时期,这三个职位分别分给三位不同的部长担当。

  这一安排得到了来自行业的支持,澳大利亚工业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希瑟·利多特对于她的胜任很有信心:“你给这位有能力的女性一项重大任务,她将圆满完成。不过她需要得到很多的支持。”

  但也有人对此表示担忧,称这样繁杂的任务将让吉拉德不堪应付。《澳大利亚公共行政管理》期刊的顾问约翰·内特尔科特指出:尽管能获得来自行业的支持,但历史上的“超级部门”多半都很“短命”。由于管理任务过重,在政策制定整合上,他们很少能完成目标。在回应质疑时,陆克文表示相信吉拉德的能力,他说:“这是为极具才华的人准备的一份艰巨工作。”

  吉拉德是位女性先锋主义者,她曾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澳大利亚出现一位真正的女总理。如今,正是她把愿望变成现实,自己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事实上,在陆克文前往印尼参加联合国气候会议期间,她已经行使了代总理之职。对此,她不无自豪地表示,“虽然这是一个很短的时间,但却是第一次由女性来担当这一工作”。她在陆克文出访期间全面管理国家事务,“非常仔细”地行使了代总理之职。这是澳大利亚106年历史上首次由女性执掌政府。

  然而,吉拉德的政坛生涯并非一帆风顺。在上世纪90年代,吉拉德曾三次试图谋求工党的预选席位,均遭拒绝。她转而去当时任维多利亚州工党领袖约翰-布伦的秘书。结果,这条“曲线救国”的道路引导她走向成功。1998年,她终于当选澳大利亚联邦议会议员。

  初进政坛时,吉拉德像个“跌跌撞撞的外来者”。她浓重的鼻音常常遭人们嘲笑,她糟糕的发式、不合时宜的着装也被人们恶搞。批评者称,她没有“入乡随俗”。

  但倔强而机敏的吉拉德成功地跨越了这一切挫折。她一而贯之坚持自己的左翼立场,逐渐成为工党内部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也许是她律师的职业使她灵活周旋于澳大利亚各个强大的工会之间。她对选民热情而谦逊,斡旋冲突双方颇有妙招,因而广结朋友和盟友。 2003年时为在野党工党党主席的马克。莱瑟姆与党内不少人对立时,却仍与她交往;2008年5月,当陆克文就国内公务员体系大发脾气时,吉拉德出面调解双方紧张关系。《澳大利亚人报》评价道:在陆克文内阁,吉拉德一向是明星,这就是她的能力……在议会地板上疾步如飞,如鱼得水。

  吉拉德主管教育期间,名副其实成为陆克文推行教育改革的“总司令”,改变着澳大利亚儿童受教育的方式。

  谈到教育改革时,她希望将一些出色教师安排到学生成绩落后的学校。吉拉德回忆起自己小学时代一位可敬的英语老师,“他是一个语法专家,从此以后我就学会告诉别人怎样把省略号放在正确的位置。”这位老师让吉拉德明白,优秀教师对孩子们的影响何等难忘。吉拉德主张着力提高澳大利亚学生的读写和算术能力。她努力履行陆克文工党政府的承诺,让全国中小学生都能在课堂拥有自己的电脑。吉拉德承诺,在自己的管理下,澳教育界不会再出现“文化之争”,一些受争议的历史课程将交给国家课程委员会重新审核。

  惯着深色职业套装、公众场合以裤装示人的吉拉德,显得干练而精神。作为澳大利亚联邦政坛知名宿将,吉拉德为工党赢得大选的胜利可谓立下了汗马功劳。由于她负责的劳资关系部门是自由党意欲用来击败工党的领域,吉拉德也成了自由党攻击的对象,但她并没有给对手留下任何可乘之机。工党前领导人鲁斯利对她的评价是“无懈可击”。

  作为将她领进政坛的良师益友,维多利亚州州长布鲁比对她的评价则是“非常专注,非常能干,非常严谨,善于倾听,能吃苦,非常令人放心”。

  陆克文在当选总理后的首次讲话中,也赞扬他的副手吉拉德,“作为工党领导人的副手,她一直令人难以置信;作为澳大利亚的副总理,她将依然令人难以置信。”

  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吉拉德在任澳副总理兼劳工部长期间,曾针对澳最大的行业工会在计划发动全行业罢工发出警告称,现任工党政府不会容忍工会试图掀起全行业大罢工的行为,全行业范围的罢工是不合法的。

  建筑、林业、矿业及能源工会策划罢工的理由是,“挽回在霍华德政府执政期间失去的合理待遇及工作条件”。如果他们的要求被满足,一些建筑业工人薪水将上涨至少十个百分点。

  吉拉德表示,虽然全行业范围的罢工是不合法的,但澳建筑委员会将确保各项维护工人的合法权益的措施得以实施。如果必要,政府将采取法律行动。

  对于自己竞选时在劳资关系政策方面的承诺,吉拉德非常有信心:“我将会骄傲地宣布,由于工党采取的政策,澳大利亚劳动力市场实现了公平和平衡。”

  6月24日,吉拉德在上任后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将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她还回忆自己从小在一个普通家庭受到父母的可贵教导说:“我在澳大利亚长大;我出生于一个勤劳工作的家庭;他们教会我勤劳工作的价值,他们教会我尊重的价值,他们教会我为社会尽你自己的一份力量。这些价值,让我最终成为澳大利亚的总理。”同时,这些教诲也将成为她“作为澳大利亚总理时的准则”。

  吉拉德1961年出生于英国威尔士小镇巴瑞。父亲在煤矿工作,母亲是精神病科的护士。因他们的女儿无法适应英国的寒冷气候。于是,在吉拉德4岁的时候,他们毅然决然地加入了移民澳洲的“十镑潮”。当时,不列颠人仅需支付10英镑便可在澳大利亚落户。当他们移民来到澳大利亚的时候,也许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的女儿有一天会成为这个国家的总理。吉拉德的父亲约翰·吉拉德和母亲莫拉·吉拉德表示,“我们从来没想过女儿会当总理。”“我们现在无比自豪、激动。”约翰在女儿当上总理后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说,“我想茱莉亚会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好总理,在澳大利亚构建一个公平安定的社会。”

  还是小女孩的时候,母亲就送给吉拉德一台打字机,因为她相信,如果自己的女儿会些文秘技巧,将来就永远不必担心失业。儿时的吉拉德也没有从政的远大梦想,但到了20岁以后,她开始希望通过政治带来一些改变。1982年,吉拉德当选为澳大利亚学生联合会副主席。在墨尔本大学获法律和文学双学士学位毕业后,在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开始她的工业关系法律师职业生涯。1998年当选议员,进入联邦议会。2007年担任陆克文政府副总理。

  吉拉德至今未婚。她称自己是一个“努力工作”、“希望看到变化”的人,在政治上则是一个“实际的人,喜欢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