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介绍 > 正文

产能扩张 2021冷年产销规模创新高

2021-11-23 

  2021年7月19日这一天,空调压缩机企业海立的大部分上海基地员工都临时放假在家中避险,还有一部分员工守在厂区,随时准备应对台风“烟花”造成的危害。

  这一天,距离2021冷冻年度(以下简称冷年)结束还有12天,全国笼罩在一片雨水之中。虽然家用空调行业似乎已不再执着于旺季的高温促销,但是在2021年整个零售规模不及预

  期的情况下,旺季的最后一线期望,也随着这场台风造成的大面积持续降雨化为泡影。

  时间匆匆流转,2021年7月末,在《电器》记者对新的冷年加以预计、对上一冷年复盘的时候,新冠肺炎疫情于国内再次升温,中国家用空调行业上下游的心态,都变得不乐观

  对空调压缩机行业来说,产能的持续扩张和原材料价格的持续走高,都笼罩在下游需求形势并不乐观的阴影下。

  2021冷年始于中国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的市场反弹期,一度出现市场结构性断货的情况,止于仍旧被疫情困扰的市场疲乏期,无论“618”还是旺季销售都远不及预期。

  2021冷年始于家用空调新能效标准的正式实施,止于新能效标准实施的过渡期结束,旧能效标准产品强制退市,变频成为标配。

  2021冷年的家用空调市场竞争格局巨变,格力让出了规模总量第一的位置并对渠道进行强力变革,奥克斯让出了一度占据的行业第三,TCL则巩固了新锐的位置。

  2021冷年始于原材料价格平稳下降,却在后半程迎来原材料价格持续高涨,整机企业不得不抬升产品均价、重新调整销售策略。

  2021冷年,是“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的开端,全球贸易市场竞争态势发生剧变,家用空调产业的全球化进程被打乱。

  在这个家用空调产业剧变的2021冷年,作为上游核心零部件,空调压缩机产业的发展与整机行业高度相关,前述变化均对空调压缩机行业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首当其冲的,正是空调压缩机行业的产销规模变化态势。根据《电器》记者综合多方面数据汇总,2021冷年转子式空调压缩机总销量约为2.36亿台,同比增长18%,不仅销售规模从

  疫情中的2020冷年全面恢复,并且超越2019冷年,再次站上行业历史的最高点(见表1)。

  然而,这一历史最高点的背后,没有全行业的“弹冠相庆”,相反不少企业表达出担忧。一方面,两位数的同比增速,建立在上一个冷年下半段,即2020年1~4月的疫情冲击下,以及对2021年家用空调零售市场进一步扩大需求的良好预期上。现实却是,家用空调零售市场的销售情况远低于预期,奥维云网(AVC)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末,2021冷年家用

  空调零售量同比下滑3.9%,2021年4~5月甚至出现零售量接近30%的同比下滑。在这一影响下,空调压缩机的产销量在6~8月也出现了同比和环比的连续下滑,下游需求比预计提前两个月进入调整期。

  另一方面,实现空调压缩机产销规模站上历史高位的推手是出口市场。一年前,空调压缩机直接出口量占比不足15%,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海外市场对空调压缩机的需求增多。2021冷年结束时,空调压缩机直接出口量占比朝着20%的目标提升,仅GMCC一家在2021冷年的出口量就已经超过1000万台。换言之,空调压缩机的绝对主战场,内销市场的竞争变得更加

  残酷。从表1不难看出,至2021冷年结束,真正实现两位数同比增长并且超越2019冷年产销水平的企业,只有GMCC、海立、瑞智和中航三洋。这意味着空调压缩机行业除此4家,其余各家并没有达到预期的增长目标。“内卷”对空调压缩机行业同样产生着冲击。

  事实上,比起2021冷年产销规模层面的“内卷”,行业利润的全面萎缩更加引人担忧。

  首先分析产能扩张的进程。从2019冷年开始,尽管家用空调整机内销市场规模已经达到顶峰,但各个家用空调企业在海外市场需求增多、内销更新需求及下沉市场需求增量巨大的预期下,仍然在扩大产能规模。与之相伴的则是空调压缩机行业继续着扩产的步伐。

  从表2清晰可见,2021冷年空调压缩机行业总产能比上一冷年再次扩大了1200余万台,规模达到2.8亿台。GMCC的总产能甚至已经达到创纪录的1亿台,且这一数字还会进一步提高。

  换言之,随着几大空调压缩机企业进一步改造升级产线效率以及扩大变频产品线,在不久的将来,空调压缩机的行业总产能将达到3亿台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数字。

  产能的进一步扩张会产生两种结果:一方面,空调压缩机企业为了保证开工率全力提升产量,导致更加激烈的压缩机供应价格竞争;另一方面,产能越扩越大的企业将在上下游的议价能力上体现出更大优势。这两种结果都将造成中国空调压缩机行业的市场竞争愈发激烈,一部分企业的利润将被压缩得更小。

  原材料价格的暴涨在2021年充分体现,成为造成空调压缩机行业利润危局的又一因素。以铜价为例,2021年7月末,沪铜价格再次冲破72000元/吨的关口,较年初暴涨30%。与压缩机生产密切相关的钢材价格也在持续升高,从2020年9月开始至2021年6月,相关钢材的价格几乎每个月都在大幅度上调。

  持续高涨的原材料价格,不仅令家用空调整机企业受到影响,更对空调压缩机这个产能严重过剩的产业造成冲击。在家用空调整机企业严控成本上涨幅度的情况下,空调压缩机的供应价格涨幅远低于原料价格增幅,而议价能力弱的空调压缩机企业,供货价格的涨幅更小。这就导致空调压缩机全行业的利润水平在2021冷年都在大幅下滑,议价能力弱的企业已经进入亏损状态。

  利润水平的大幅下滑乃至亏损的发生,将严重影响企业在新一年 style=text-decoration: none;>

  的技术研发、制造升级上的投入。在市场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不进则退,对议价能力偏弱的企业来说,生存环境将变得更加恶劣。

  激烈的市场竞争之下,近年来格局十分稳定的空调压缩机行业仍然表现出了经营状况的分化。

  GMCC仍然是那个看起来无人阻挡的“巨无霸”,在与另一巨头凌达的同步扩产中,GMCC扩大的产能更多地填充了外部市场,而凌达仍然绝大部分满足自供需求。因此,当GMCC方面表示2021冷年实现9500万台空调压缩机的销量,市场占有率高达40%时,他已是空调压缩机行业名副其实的“龙头企业”。美的空调在过去几年持续增长的销售业绩,有力地支撑了GMCC的快速扩张,GMCC预计2021自然年全年空调压缩机销量将达到9900万台,市场占有率进一步提升。此外,在产能已经达到1亿台的情况下,GMCC还将在芜湖基地进一步增加变频压缩机的生产线以扩大产能。

  珠海凌达的发展在2021冷年受到两方面的影响:一是格力整机销售先抑后扬的态势,二是外供突破仍然欠缺力度。在其他压缩机企业为了生存而对市场商机“无孔不入”的情况下,凌达在价格和销售灵活度上都不具备优势,外供比例的提升远低于近年来的预期目标。

  作为没有自供体系依托的最大压缩机供应商,海立在2021冷年实现了3000万台的销售总量,不仅实现了优于行业的增幅,还拉开了与竞争对手瑞智之间的差距。这得益于海立在技术创新上的积累、南昌基地流畅运营后的效率提升以及变频、轻型商用产品的放量增长。此外,海尔空调在2021年的良好业绩也为海立空调压缩机的销售提供了支撑。

  中航三洋是另一个在2021冷年取得亮眼成绩的企业,在彻底完成了与中航集团的整合之后,中航三洋在内部机型上的调整升级、外部销售上的推陈出新都得到了市场的正面回馈。

  随着新能效标准在家用空调行业实施,本就在变频产品上具备优势且进一步扩大了变频产品产能的中航三洋,发挥了产品优势,特别是改进后的双缸直流变频产品产销量大幅提升。此外,中航三洋在出口业务上也实现了同比40%的销量增幅。

  除了这4家企业,2021冷年,其他空调压缩机企业在销售规模上均变化不大,在产能规划上也没有更多变化。随着上述4家企业在市场份额上进一步扩大,其他企业如何通过调整产品结构、改善内部效率、加强技术开发来应对挑战,将成为新的课题。

  2022冷年显然有一个非常不好的开局。从空调压缩机的排产情况来看,从2021年6月开始连续3个月的排产量同比和环比均处于下滑态势。2021年6月,空调压缩机产量环比下滑近15%、7月和8月环比均下滑约10%。

  排产量的持续下滑,一方面是因为家用空调整机需求提前进入淡季调整期,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在原料价格持续高涨、下游需求前景不明的情况下,产业整体排产都变得谨慎起来。

  2022冷年的行业前景取决于家用空调整机的终端需求走势。从家用空调整机的出货情况来看,2021年上半年虽然同比疫情严重的2020年上半年出现了超过10%的增速,但相比2019年上半年却呈现同比超过15%的销量下滑。

  这种并不乐观的态势,与家用空调企业的营销战略有关,也与市场终端需求有关。

  在企业层面,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格力电器终于痛下决心开启渠道变革,其中极为重要的部分是改变以往大规模渠道库存蓄水的出货模式,全面降低渠道库存,提升产品的周转率。在美的、格力先后告别高库存模式之后,2021冷年结束时,中国家用空调行业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战略性低库存的局面(某几个年份因高温而清仓成低库存)。大规模向渠道压货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这也导致曾经激进的排产策略消失在家用空调发展历史的长河中,取而代之的是经过客户端反馈、可以调整产品结构的谨慎排产状态。

  在终端需求层面,原材料价格的暴涨导致的空调整机涨价已成既定事实。虽然各个企业产品涨价幅度不同,但行业均价在2021年上半年明显提升。奥维云网(AVC)数据显示,2021年截至7月25日,国内家用空调的线元,线元。

  家用空调市场均价的提升,一方面是摊销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成本所致,另一方面则是企业主动调整中高端产品销售比重,寄希望于带有新风、风感等功能的高附加值产品可以改善消费环境所致。事实却是,在疫情与雨水交织的2021年春夏,对价格变得更加敏感的消费人群,因为家用空调价格的上涨而推迟了换新的计划;对价格同样敏感的下沉市场,在

  2021冷年前半程表现出色的情况下,后半程明显乏力,低于很多企业的预期。

  在这种局面下,家用空调产业相关人士对2022冷年的前景看法不一。从行业基本面来看,换新需求、房地产市场、下沉市场、出口市场仍将支撑家用空调市场保持增长,但是增速不会太快,能够实现同比5%的销量增速已属不易。

  家用空调压缩机产业在2022冷年也很可能因此进入全行业产销规模微增的平台期,同时各个企业均将通过制造升级来提升产能。如何在内销市场进一步改善产品结构、在出口市场进一步拓展市场空间、如何在多元化市场培育客户,将成为每个空调压缩机企业面对平台期激烈竞争的重大课题。(于昊)

  2021年7月19日这一天,空调压缩机企业海立的大部分上海基地员工都临时放假在家中避险,还有一部分员工守...

  新冠肺炎疫情深刻改变了人们的消费方式,也对线上线下家电销售比例产生了深远影响,家电消费向线